对毛泽东来说学习是一种积极的休息方式-pg电子试玩入口

 
 

   热门点击  
   习近平同奥巴马总统共同会见记者
 习近平会见韩国总统朴槿惠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讨论研究当前经济形势
 习近平在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
 

佳益党员保先学习及活动
2004年北京佳益公司被中共威海市委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誉称号
2004年北京佳益公司被中共威海市委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誉称号
部分党员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瞻仰革命圣地
公司组织部分党员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瞻仰革命圣地
公司在海南工作的职员组成学习小组共同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讲话
公司在海南工作的职员组成学习小组共同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讲话
公司总经理孙建波带领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20多名员工在市中医院抽取血样
公司总经理孙建波带领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20多名员工在市中医院抽取血样
北京佳益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人员名单
2005年7月1日公司全体党员及积极分子在天福山起义纪念馆重温党的革命历史
2005年7月1日公司全体党员及积极分子在天福山起义纪念馆重温党的革命历史
 

党建之窗---北京佳益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文章编号:299 发布日期:2009/8/21

对毛泽东来说学习是一种积极的休息方式

  最近阅及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特别是他学英语的一些细节,不禁想起鲁迅的那句话:“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还是有的。”说“挤时间”,还有些被动和勉强的感觉,而毛泽东却欣然把工作以外的时间,也就是休息时间大都付与了读书学习。

  毛泽东1954年下决心开始学英语的时候,面临着三大困难:年纪大(61岁),基础差,工作忙。但经过长期不懈的积累,他的英语水平达到了可以借助字典阅读一般文章、报刊消息的程度。这固然与毛泽东过人的学习劲头和超群的记忆力有关,但他的时间从何而来呢?

  据毛泽东的国际问题秘书、长期帮助他学英语的林克回忆,他学英语的时间经常是在刚起床后、入睡之前,饭前饭后,在爬山、散步中间休息时,以及游泳之后晒太阳时,等等。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飞机上,随时随处都在学;工作再紧张,旅途再辛苦,学起英语来却兴致勃勃。1957年11月,毛泽东到苏联参加莫斯科会议期间,有时早上天色未明,就让林克同他一起学英语。

  总之,终其一生,为了读书,毛泽东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吃饭前后、游泳下水之前活动身体的几分钟和上岸后的几分钟、会议的间隙、接见外宾的休息时间、乘车乘机途中、生病卧床期间、上厕所的时间,所有人们能够想象和想象不到的时间。即使在即将走到生命的终点、医生抢救的情况下,他还在索要书看。当年在延安时他就说过:“年老的也要学习,我如果再过十年死了,那末就要学九年零三百五十九天(按农历计——引者注)。”他还提出:“让读书学习占领工作以外的时间。”他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于是产生一个疑问:难道毛泽东不需要休息?还拿学英语来说,其实,毛泽东学英语恰恰另有一个目的,就是休息。1959年1月,他在接见巴西外宾的时候说:学外文好,当作一种消遣,换换脑筋。在长时间的开会、工作或会见外宾之后,他常常把学英语作为一种调剂。林克回忆说:毛泽东有时“看书、看文件看累了,会议开累了,接见外宾累了,就让我和他读英文,一读英文,脑子就钻到单词、句子里去了,其他的不想了,也就得到了休息。有时他睡不着觉,也把我找来陪他读一会儿。这是一种特殊的休息,也可说是毛泽东式的休息”。看来,说毛泽东把休息时间给了读书学习还不那么准确,他有时是把学习本身当作休息的。

  毛泽东是唯物辩证法大师。他认为,一切事物在一定的条件下都可以向对立面转化。比如劳与逸,生与死,和平与战争等等。休息就是学习,学习就是休息,也是毛泽东把这一辩证法思想运用在读书学习上的生动体现。如果说体力的休息是物质生命的要求,毛泽东以读书学习为休息,则是一种精神生命的内在要求。当一个人感到读书如同休息睡眠一样是维持生命之所需的时候,其读书的动力之强大可想而知。而且,毛泽东“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读书”,他说过“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对他来说,精神生命是高于物质生命的。

  自古以来,人们的休息方式多种多样,也创造出了无数消遣也就是“换脑筋”的形式,以满足精神生命的“休息”需要。但是,有消极的休息,有积极的休息。无节制的宴饮狂欢、不必要的应酬、机械的重复活动等等,有时候似乎也休息了脑子,但活动结束却往往脑中空虚,对人的精神生活未必增益。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兴趣空间,像读书这类高雅的兴趣不去占领,另一类庸俗的兴趣就必然会去占领。”如果日日以无益之事消磨光阴,充其量是一些“零”的递增,说不准还是“减法”。而读书学习则是一项积极的生命活动,它能满足人的求知欲,又刺激人的头脑不断产生新的求知欲,使人思维活跃,能够促进心智的发展。毛泽东一生的思想成就或许也得益于这种积极的“加法”式休息,因为它同时也是“加法”式学习。

  毛泽东从这种读书式的“休息”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对他来说,读书既是“求知”,又是“休息”,还是“娱乐”,这三者实在不好分辨。翻阅毛泽东的书单,可以发现他的阅读很多时候并没有明确的目的性,什么都看,关于机床、无线电等方面的专业知识书他也曾翻阅过。再如他学英语,从实用上说,他本人可以不必直接阅读英文文件或用英文对话,但他学了,而且从中领略到外语学习的乐趣。他还说过要学日语,终因实在太忙,这个愿望没有实现。学习的过程使他既放松了身心,又充实了头脑,获得了精神愉悦。这就是他这种读书学习的“积极休息”法的神奇功效。

  毛泽东曾多次倡导读书,发起读书活动,读到会心处也喜欢向别人推荐。比如,当年毛泽东不仅自己认真学英语,还提倡领导干部学外语,曾经把这一条写进《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不过,他享受到的那种深刻而持久的读书之乐,人们却常常难以体会。不少人觉得,读书不是什么积极的休息,不是“甘之如饴”的享受,并无乐趣可言。学外语有好处,道理人人明白,愿望人人都有,但能像毛泽东那样坚持的却不多,恐怕与还没有到达真正体会到读书之乐的境地有关。

  虽然毛泽东读书学习用的大多是“挤”出来的零碎时间,但哪怕每次只有半小时,甚至十分钟,只要长期积累,效果就会十分惊人。很多人往往不在意那些点滴时间,总想“等到有整块时间的时候再读吧”,须知在日常生活中,整块的时间就像品相完美的瓷器那样难找,片刻功夫却像碎瓷片一样随处可见,而积攒得多了照样可以拼组成一个丰富而美丽的世界。据说一部厚厚的重刻宋代淳熙本《昭明文选》,毛泽东就是利用上厕所的时间断断续续看完的。所以,想做到像毛泽东那样“让学习占领工作以外的时间”,就要像他那样,珍惜阅读的片刻须臾、点点滴滴,在这些稍纵即逝的分分秒秒里找到读书的乐趣。

  假如人人都将读书学习当作一种生命所需,以一生为长度来体验阅读的乐趣,那么,让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学习型社会的美好愿望也许就不难实现了。

  〔作者李琦,女,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编审,北京100017〕
                                                                                                      
北京佳益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pg电子平台网站的版权所有      
pg电子试玩入口 copyright© jyecc.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